Home
>
西安oa搭建
>
西安oa医学
西安oa医学

time:2020-06-30 11:07:03

author:重庆佰鼎科技有限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本文由重庆佰鼎科技有限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oa医学相关内容。重庆佰鼎科技有限公司专业提供oa搭建,oa模板下载,解放oa等多项产品服务。公司专业性高,价格优惠,服务完善,是您的不二之选。

oa医学无论哪个学科,都涉及到论文的发表。因为写论文,发表论文,读论文,是我们传递和获取科学信息的途径。但是,这些论文和文献通常都是需要付钱才能看到的。

对于工作在高校的科学家来说,我们依靠的是学校付费买的图书馆系统。我们可以轻松的获取想要看的文献。部分高校或系统甚至允许远程(在不用学校网络的情况下)阅读,下载文献。所以我们可以轻松的看到大家的研究成果。但是,并不是所有高校都有这个条件去付款买完整高效的图书馆系统,大众也无法免费得看到我们的论文,也就是说,科学界没有普及开放获取(OA/ Open Access)。在普罗大众眼里,我们的研究遥不可及,我们做着象牙塔里的学术。讽刺的是,普罗大众也有交份子钱(税收等)支持我们研究,结果他们却要交至少30刀来阅读一篇文献,或者交几百刀一年来订阅一个期刊。

虽然这宗罪适用于整个科学界,但本文将针对心理学这个学科而做出讨论。原因有三个,1,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和的社会和其人们的利益紧紧相关,关系到人们身心健康,关系到政策的实行。2,心理学的研究严重依赖着人们的税收来支持研究的实行,至少在西方国家是。3,在我看来,在心理学家无法和大众直接沟通的情况下,造成心理学方面的信息和知识泛滥且造假,加剧了大众对心理学的偏见和无知。

OA的重要性

是什么开放获取(OA/Open Access)?开放获取是指不限制经过同行评审的学术研究(peer-review research)的在线访问。开放获取主要针对学术期刊文章,但也在提供越来越多的论文、书籍章节和学术专著。

有了OA,已经付了钱的普罗大众才不需要再付一次钱才能看到心理学相关的研究成果。有了OA,相关的第三方可以及时免费的获取知识,例如媒体,学生,医生,非盈利的社会团体等,

OA分两种:Full OA 和 Hybrid OA

Full OA,是完全免费,也是最简单的。在“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license (CC-BY)”保护下,期刊的论文可以免费下载,复制,传播,而且读者在承认原作者贡献的前提下,在论文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这可以有两种期刊。其一,期刊对作者和读者都免费。其二,期刊只对读者免费,但是把付款的压力转移到作者身上(APCs --- 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也就是所谓的“金色OA通道”。

有金色OA的期刊包括:POSE ONE, PeerJ, Archives of Scientific Psychology, BMC Psychology等。通过金色OA,作者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发表,这些期刊会直接对他们所有的文章提供开放获取,通常会在出版社的网站上。

Hybrid OA,顾名思义,就是免费和付费的混合。在混合OA下,期刊的一部分文章是完全免费,而另外一部分文章就需要付款才可以看到。例如,Journal of Neuroscience, 和 th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USA, 文章刚发表的时候,是需要付款的,但在embargo period,12月的禁期之后,就不需要了。又例如,当作者发表文章的时候,可以付款给期刊,选择让自己的文章可以不需要等待禁期,立刻晋升金色OA,免费给读者阅读。另外,作者可以选择将他们的期刊文章自存档存入开放信息库,也就是所谓的“绿色OA通道”。通过绿色OA,作者在任何期刊发表之后,在他们的机构知识库、中央知识库(如公共医学中心)或其他开放获取网站中自存档该文章的一个允许“免费”公开使用的版本,尽管这个版本是“postprint”,很有可能和在期刊上发表的不一致。

目前来说,大部分著名,高影响的期刊,都使用混合OA的模型,提供给作者或心理学家金色OA和绿色OA的选择。而这些期刊,都是我们挤破头都想发表论文的期刊。例如,APA(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和Psychonomic门下的期刊,都提供金色OA(作者付费),以及无需禁期的绿色OA。再例如Elsevier门下的,像是Cortex期刊,提供金色OA和禁期版的绿色OA。也就是说,很少心理学类的期刊实行完完全全免费的Full OA --- 既不对作者收费,也不对读者收费,大家都可以免费获取最新的科研成果论文。

OA解析图

我们可以拿心理学和物理学做个对比。oa医学

在物理学界,preprint(正式发表之前,peer-review版本)和postprint(accepted之后)都保存在了免费的资料库里,arXiv.org (打开链接的同学会发现,里面除了主要的物理学的文献,还有数学,CS,生物,经济等学科)。 这个资料库已经有25年的历史,每个月都有成千上万的新论文入库保存。物理学家们仍然是会把论文发表在期刊上的,但是这个资料库可以在传递信息的速度和覆盖度上大大增加。而在心理学界,这样子的资料库是鲜有的。

为什么不实行或无法实行Full OA?其中原因有几个。

1, 很多心理学家不发行preprint,因为他们的研究成果靠不住啊。

心理学的七宗罪 1:偏见(Bias)

心理学的七宗罪2:数据贮藏(Data Hoarding)

心理学的七宗罪3:灵活的数据(Hidden Flexibility)

心理学的七宗罪4:靠不住啊(Unreliability)

在心理学,期刊总喜欢漂亮干脆的论文,于是便会在peer-review环节,会让作者HARKing,Hypothesizing After Results are Known。也就是事后诸葛亮,根据结果修改论文的假设。既然如此,那么正式发布或者postprint,肯定会和preprint大相径庭,那还怎么敢发行preprint呢?

2, 不得不服从的科学常态和期刊等级制度

虽然内行人都知道,最重要的不是期刊的影响因子,而是论文本身的质量。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却不得不服从往高影响因子期刊投稿发表的科学常态。而这些我们挤破头都想发表论文的期刊,并不热衷于实行full OA。例如Nature,大家都知道能在Nature发表文章绝对是职业生涯中一个亮点,CV上的一个妙笔,但是作者连给钱让自己的论文被获取都不行。但是如果你有机会发表在Nature,你会因为它没有full OA而拒绝么?不会的。这也是我们不得不服从的期刊等级制度。

影响因子并不是完全无用,只是很多高影响因子的期刊有严重的发表偏见(publication bias),只喜欢那些性感,夺眼球的研究成果。

具体关于影响因子怎么来的,以及它对心理学科学进展的伤害,会在下篇文章提到。

对于年轻的科学家们来说,为了open science和full OA而不往好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可以是说是自毁前程。加上,年轻的科学家们是任何学科科学研究的主力军。

因此,我们不得不服从这样子的科学常态和期刊等级制度,也因此full OA的推广非常艰辛。

Full OA游击战其实在这个Full OA罕见的科研环境下,我们科学家本身的利益受到的伤害最大。

虽然我们学校的图书馆系统已经很好了,基本上用着校网就可以下载大部分文献的pdf。甚至回国的时候,用自己的账号密码登录学校的资料库,也可以下载很多论文。但是,还是有一小部分期刊的论文,或者很老的文献,是看不到的。这个时候就必须厚着脸皮找原作者了。但是通常他们不是不回复,就是已经仙游了。更加夸张的是,据Chris Chambers自述,在他读博后的时候,他必须给钱去下载自己第一篇学术论文。这高贵的期刊是: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Human Perception and Performance.oa医学

要由上而下改变制度是困难而且缓慢的,所以想要改变现状,一些出头鸟的心理学家便开展full OA游击战。

在2011年,心理学家Andrea Kuszewski在推特上推行了一个Full OA游击战,#ICanHazPDF. 如果有篇文章你想看但是不交钱看不了,那就在推特上问:文章标题,DOI或者其他相关信息,再加个#ICanHazPDF,然后有这篇文章的人就会发给你。推特私信也好,邮箱也好。收到文章之后,你需要删除请求的推特。这个full OA游击战是个互惠互利的小游戏,也是对于需要收费的期刊的一个小革命。根据一个2014年的调查显示,自从2011年,#ICanHazPDF 每年有3000个寻问,且寻问的文献大多在生命科学和社会科学范畴,包括心理学。

还有一个比较极端的full OA游击战,我相信很多人或多或少都了解过,是由Alexandra Elbakyan建立的Sci-Hub网站。Sci-Hub实质上就是一个大型的网上免费图书馆,数据库,提供着62,000,000篇科学学术论文和文章。任何人都不需要缴任何费用,就可以阅读下载文献。

据维基百科记载:

Sci-Hub是目前已知第一个提供大量自动且免费的付费学术论文的网站,使用者不需要事前订阅或付款,就能够使用原本存放在付费数据库的论文文章,并提供搜寻原先出版社网站内的文件档案服务。其中这些档案都是透过世界各地匿名学者提供的使用账号,透过这些账号使得网站能够取得各出版社所拥有的论文,并将之加以集结。当用户向Sci-Hub提交论文请求时,网站会先搜寻创世纪图书馆是否有可提供的档案;如果创世纪图书馆并没有事先储存,Sci-Hub会以特定数据库的账号下载文章,并送至创世纪图书馆备份以供将来使用。

不仅如此,Sci-Hub更加着重于提高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文献获取性,比如印度,伊朗,印度尼西亚等国家。这些国家通常都缺乏资金购买获取权限。Elbakyan认为,没有full OA这回事,不仅影响到学术和科学的交流,更是违反了人权(Article 27 of the United Nations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无可否认的是,两个游击战都是科学家们的草根革命,大大催化了full OA的普遍实行。但是,他们未必是合法的。推特上的小反抗或许可以绕开法律,但是Sci-Hub就不可以了。

在2015年,Elsevier 向Sci-Hub在美国纽约地方法院提起侵权诉讼,声称Sci-Hub透过学生和学术机构的账号,非法取得自家平台ScienceDirect上的文章,并提供更多人免费使用。由于Sci-Hub网站实际上注册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使得美国法律机构难以有实际作为,案件也因此更为复杂。四个月后,纽约地区法院授予Elsevier禁令,下令Sci-Hub原本使用的域名“Sci-Hub.org”必须终止。Elsevier在法院上获得胜诉后,一群研究人员、作家和艺术家则连署一封表态支持Sci-Hub的公开信,声称这次诉讼对于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是“重大打击”,并指出:“它同样贬低我们、作者、编辑和读者。它寄生于我们的劳动,它阻挠我们为大众服务,它阻拦我们进入。”http://Sci-Hub.org于11月因法院命令中止后,在同一个月内便改用域名http://sci-hub.io重新上线。2016年1月时,Sci-Hub平均每天约有200,000人访问,Sci-Hub则声称网站服务每天平均有数十万次档案请求。

Full OA 的未来是什么?未来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除了缓慢但正在进行中的制度改变以及科学家们草根运动,我们也可以逐渐看到一些新颖的,支持open science 和 full OA 的发表模式。例如期刊Collabra, 不像其他期刊,它并不直接给钱给审稿人或者总编来补偿他们的工作劳动,而是给予他们选择:他们可以收钱,也可以把钱付给APCs --- 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也就是帮作者给钱,这样子文章一出来就是金色OA了。例外,Peerj提供会员制的金色OA,这样子即使收费也会便宜很多。

当然,这些并不是根治的方法,但是我们至少知道整个心理学社区都在为目前存在的问题努力做出改变。

Sharon

2017年11月25日

Reprint please indicate:http://sbae.cnsoftweb.com/OA-1939.html